英国脱欧:对职业养老金计划的影响

养老金警报(英国)

英国选民在所谓的脱欧公投中投票决定脱离欧盟。

对职业养老金计划的首要影响来自英国脱欧导致的市场波动,尽管这不会立即对养老金法律造成影响,但这在今后可能会改变。

我们为雇主和受托人全面解析关键潜在影响。

资金问题

对于固定收益 (DB) 计划,一个关键问题是公投结果引发的市场波动。

取决于赞助雇主的情况和其是否涉及其他欧盟国家,受托人可能需要考虑对雇主契约的影响。

鉴于对市场的影响,受托人还应考虑采纳关于是否需要改变其投资策略的投资建议。

取决于这些考虑事项的结果,受托人可能需要考虑是否协商为其计划增加或有证券,雇主将需要考虑如何回应任何此类请求。

雇主和受托人还应注意,英国养老金监管局在 2016 年 5 月发表的年度拨款声明,其声明监管局将考虑在欧盟公投结果之后是否需要进一步发表声明。

对于固定供款 (DC) 计划,会员的资金价值可能会受当前市场环境的不利影响,因此,雇主和受托人可能会收到接近退休年龄的会员要求工作更长时间和延迟领取收益的请求。

固定供款 (DC) 计划的受托人还应考虑就会员可获得的投资基金和这些是否仍适当咨询其投资顾问。

所有计划的受托人可能都会收到会员关于公投结果对其养老金的影响的询问,因此,受托人可能希望考虑向会员发函,告知他们正在采取的任何防护措施。

现有法律

英国养老金法律在许多方面起源于欧盟,例如关于固定收益 (DB) 计划的专项资金要求和非歧视原则等。

然而,鉴于这些规定已在国家法律中执行且脱欧不会影响国家法律,尽管存在公投结果,它们将保持不变。

这意味着这不会立即对现有养老金法律造成影响。

取决于达成的脱欧条款,英国可能会在今后更改某些此类法律。

唯有时间能证明是否会对现有法律进行任何更改,但应记住:

审核及修订或废除法律将非常耗时,养老金在英国脱欧后待处理的任务列表上的优先级并不高;

不太可能大规模废除或改革可能违反平等待遇或减少对养老金计划的监管或安全性的法律;且

许多养老金计划已将当前法律要求纳入其计划规则和计划修订权利及法律中,以防对既有权利进行不利变更,这可防止对计划规则进行变更。

还应注意,关于管理跨境养老金计划的现有英国法律(从本质上讲,指接受有若干会员受聘于其他欧洲经济区国家的雇主出资的英国养老金计划)包含严格的资金要求。

法律的某个方面在今后可能会变更,就此而言,这可能涉及放松严格的资金要求,这可能会受到赞助雇主的欢迎。

未来要求

许多即将出现的问题现在还是未知数,尽管最终结果将取决于英国脱欧的具体时间和条款以及英国政府的后续决定。

2014 年首次发布的 IORP 指令 (IORP II) 仍在欧洲层面考虑。

IORP II 指令含有关于管治和披露的条文规定,目前预计其会在 2018 年年底前应用。

然而,现在的情况可能是:此指令的要求无需在英国法律中执行。

保持最低保证养老金 (GMP) 均衡要求去除历史上不平等的国家养老金年龄(源于欧盟判例法)的影响,但尚不确定应如何执行。

就业和养老金部 (DWP) 在 2012 年发布了关于此问题的咨询,但根据后续报告,DWP 一直在审查其他替代方案,并有意在本届议会中重新咨询修订有关法规。

令人好奇的是,不知公投结果会对政府在此问题上采取的方法有何影响、政府是否会觉得该等计划无需采取措施均衡 GMP。

许多固定收益计划一直在考虑的一个问题是,英国税务海关总署 (HMRC) 关于雇主就行政和投资管理成本追讨增值税的政策变动。

当前的过渡期将持续至 2016 年 12 月 31 日,在此期间,雇主和有关方案可继续遵循 HMRC 之前的方法。

导致此方面发生变化的判例法来自欧洲法院。

目前正在等待 HMRC 关于此问题的进一步指示,令人好奇的是,不知公投结果是否会影响该指示。

其他问题

普遍而言,英国法院、养老金督察员和养老金监管局解释英国法律的方式可能会改变,例如,关于平等待遇和《企业转让(劳动保护)条例》 (TUPE) 的问题——如果不再限于考虑欧洲法院的解释。

然而,此方面的任何变更可能都会逐渐进行。

尽管报告的上述 IORP II 指令草稿目前并未就协调资金要求作出任何明文规定,但如果将来再次提及关于协调偿付能力规则(这可能会增加英国 DB 计划的赤字)或欧洲保险和职业养老金管理局 (EIOPA) 的替代建议的问题,很可能不再适用于英国。

结论

在此阶段,英国脱欧未来对养老金法律的影响仍有诸多不确定性。

应牢记的是,政府的任何变化都有可能导致有关养老金政策发生变化。

然而,我们应注意的关键信息是:不会立即对养老金法律产生影响,因此,雇主和受托人应继续遵守现有养老金法律,并考虑当前市场条件对其计划的资金状况的影响。